1. <sub id="zp9ne"></sub>

    <nav id="zp9ne"></nav>
    <object id="zp9ne"><video id="zp9ne"></video></object>
    <sub id="zp9ne"></sub>

   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,為了您的雷峰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,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
    此為臨時鏈接,僅用于文章預覽,將在時失效
    企業服務 正文
    發私信給周蕾
    發送

    0

    BAT涌入FinOps:讓IT、業務、財務不再為上云打架

    本文作者:周蕾 2022-04-07 15:01
    導語:這個說法并不特別,甚至可能會“為了省錢而花錢”?

    “2022年,會是FinOps爆發元年?!?/p>

    FinOps(云財務管理/云成本優化),這個名詞看似陌生,今年卻已經被騰訊、阿里等互聯網大廠提及多次。

    用一句大白話來說,FinOps的目的,是上云上得更加劃算,讓IT、財務、業務等部門不至于為了上云這筆糊涂賬打起來。

    “確保從云計算中花費的投入獲得最大價值,實現系統、最佳實踐和文化的結合——以提高組織理解云成本和進行業務權衡的能力。正如DevOps通過打破煙囪和提高敏捷性、實現了開發的巨大改進一樣,FinOps期望通過將技術、業務和財務人員與一套新的流程結合在一起,提高云的業務價值?!?br/>——FinOps的官方定義

    在《企業上云的最大「迷信」:降本增效》一文中,雷峰網(公眾號:雷峰網)就曾提到,不少企業陷入某種誤區,在上云為業務提速的同時,誤以為上云必然也帶來成本的降低。但事實上,上云超支、資源閑置浪費的情況比比皆是,與降本增效的初心南轅北轍。FinOps的出現,則被認為是上云超支的一劑靈藥。

    不過,一個新概念的流傳,必然會伴隨眾多質疑與爭論。雷峰網在采訪調研的過程中,聽到最多的回答是“沒聽說過”“沒有必要”。

    有從業者直言,國內企業還沒來得及完全消化“云原生”“數字化轉型”等概念,FinOps只是云廠商對外推銷的又一套新話術。

    但也有多位大廠高管向我們強調,工具和技術確實已經長成,但不能提供保障:這就好比一支鋼筆出水再怎么順滑,也不能保證你能寫出一手漂亮的字。

    在他們眼中,這并不是一個平地而起的概念;相反,不少企業的發展過程中,FinOps的理念已經自然萌芽,只不過是現在找到了更貼切、成體系的表達。

    “它不只是某個特定的技術、工具或者解決方案,更是一種上升到組織架構和管理文化層面的實踐?!币晃谎芯縁inOps的云計算從業者如是說。

    究竟FinOps是什么,又為什么非做不可?企業怎樣才能——或者說,才應該進入到FinOps的世界中?

    那些被浪費的云資源,都去哪兒了?

    Gartner此前的一項研究數據,引起了不少廠商的關注:45%的企業由于缺乏優化措施,在直接遷移上云的過程中會超買 55%的資源,并且在上云初期的18個月內多花費70%。

    一家房企的IT負責人就告訴雷峰網,“云服務的‘浪費’,從技術上來說是,無法避免,不可能是‘用多少買多少’,萬一買少了影響業務運行呢?”

    這樣的想法不在少數,也更符合人們的一貫思路,就好比提前囤積物資,以備不時之需??墒聦嵣?,把這種舊想法原封不動地帶進“云時代”,正是造成云成本超支的“元兇”之一。

    前廣發證券首席架構師、凡泰極客CEO梁啟鴻曾向雷峰網強調,在過去,為了對系統負載的波動提供足夠的支持,IT系統總是要按冗余、支持峰值業務來進行capacity planning(容量規劃),是一個CAPEX(Capital Expenditure,資本性支出)問題。

    而采用云服務,在理想情況下,正是希望將CAPEX變成OPEX(Operating Expense,企業管理支出),實現“效用計算”:“讓計算效能就像電、水、天然氣一樣隨需隨用,按用度收費?!?/p>

    云資源某種程度上就像是“房子”:如今搭建新房的速度確實越來越快,但已建成的新房常常堆滿雜物,或是入住人數總是遠低于估計值。為了保證總有可用的房間,大量新建確實是個辦法,但新建同樣也要再花費一筆,為什么不同時回頭清理一下那些舊房間?

    FinOps的意義,正是讓每一間房發揮自己的最大價值。

    但也有多位IT從業者向雷峰網提出質疑:FinOps這個說法并不特別,甚至可能會“為了省錢而花錢”。

    “上云的收益之一,本就是用戶不再需要持有固定資產進行維護和折舊,相應的成本結構能夠優化。上云成本按量付費,可以根據業務增長按比例擴大投入,不需要過度超前,過剩的資源也能快速釋放?!?/p>

    “云原生架構的目的,和FinOps離得不遠,還有必要單獨包裝這么一個新概念嗎?”

    在騰訊云FinOps產品負責人孟凡杰看來,云原生技術棧確實提供了一系列提高資源利用率的能力,如對資源更細粒度的管控和分配、自動伸縮能力等,也更靠近隨需隨用、靈活運用的目標。

    “理論上來說,業務遷移到云原生平臺以后,利用率應該大大提升才對。但企業對云原生的技術認知往往還停留在以前的階段,在虛擬機上怎么用資源,到了云原生平臺照舊,并沒有意識到可以在保證業務穩定的前提下,采用成本更優化的手段?!?/p>

    就以Kubernetes為例,其提供的原生能力在一些用戶手里并沒有完全釋放。

    “比如你是一個平臺側運維人員,你背負著提升平臺資源利用率的 KPI。集群內運行著眾多負載規律波動的應用,你驚喜地發現,Kubernetes 提供了自動擴容能力,你很想試試看。

    “但真正使用了HPA,從負載上升觸發閾值,到彈性控制器開始擴容,到應用啟動完成,可能有數分鐘甚至數十分鐘的滯后,在彈性起作用之前,應用已經被壓垮。于是你拋棄自動彈性能力,繼續回歸到鎖定超量資源的老路上來?!泵戏步芨锌?。

    利器在手卻難有重用,這只是云資源浪費的冰山一角。Kubernetes集群的CPU利用率偏低,過時不用的研發項目占用資源,沒有規模測算能力,超配采購……種種情況都導致了云資源未能得到充分利用。

    火山引擎副總經理張鑫則向雷峰網表示,二者其實是完全不同的層級,FinOps應當是更宏大完整的體系。

    “一般是公司的財務、采購對成本有直接的關注和要求,甚至是他們KPI的一部分,但研發、產品團隊通常不背成本指標,‘如何用盡量少的資源達到業務目標’不是他們優先關注的部分。

    FinOps最重要的一點,是如何讓財務、采購部門與企業產品、研發部門對齊目標,共同為成本負責,落到管理流程和機制上,這并非云原生或某一技術和工具能形成閉環的?!?/p>

    那么,是眼下所有的企業都應該進入到FinOps的實踐中嗎?

    “國內大多數企業的上云開支,還用不到一套完整的策略和工具,來執行如此具體的降本目標。開支已經非常大的時候,企業才會關注到這一塊?!币晃华毩⒃茝S商的中層如是說。

    企業對上云的關注點確實是循序漸進的,張鑫表示,第一階段企業關注的,更多是隱私、穩定,以及行業監管政策;第二階段則是云與業務、研發、管理等體系的適配,關注效率的提升;第三階段,才會來到成本優化的層次。

    孟凡杰則認為,不少國內企業還處在業務遷上云原生的時期,當企業面對業務壓力時,成本管控的優先級自然會先“放一放”;當業務趨于穩定,應用的容器化、架構的現代化接近完成,也就是時候將關注點轉到成本優化上來。

    但現狀如此,并不代表這就是理想的狀態。孟凡杰也直言,云成本優化應該從上云的第一天就開始規劃,并且不斷優化。

    “我們從現有數據發現,有部分的業務開發人員對業務的增長過于自信,申請的云資源超過其真實用量的情況,用戶在為閑置資源買單。很多組織認為忽視了成本對利潤的影響,在上云的過程中,只是把過去的經驗簡單粗暴的套用在新技術棧上。也有眾多團隊武斷地認為成本優化和業務穩定性是相背離的,二者只能取其一?!?/p>

    在國內乃至整個亞太區,FinOps還是相對新鮮的概念,但在歐美,FinOps已形成了一定的討論規模。孟凡杰透露,除了Linux基金會已經下設FinOps基金會外,歐美一些FinOps主題的峰會也已經達到近千人規模。

    張鑫指出,國外的企業對云成本的重視程度,之所以更高一些,與國內外的公有云滲透率、云服務的價格體系有著莫大關系。

    “尤其是價格和采購模式上,國外的體系更加實時、動態和復雜。例如云服務連續使用多久之后自動有梯度價格,或者產生折扣,但在國內,買賣雙方往往是預先談好采購的框架,成本優化的空間并不那么大?!?/p>

    FinOps已在進行時

    盡管FinOps在國內提及不多,早在2020年12月,信通院就牽頭成立了FinOps產業推進方陣,推進規?;瘜嵺`。

    “很多企業其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在涉足FinOps,但他們會用成本的視角來審視每個部門的花費,設資源利用率的紅黑榜,給業務側做一些施壓。那一步已經邁出去了,只不過暫時還沒有和方法論結合到一起?!泵戏步苷f。

    也是在2020年,有關上云超支的Gartner報告引起了騰訊云和火山引擎的注意。

    在那些率先擁抱云原生的互聯網大廠內部,云成本優化的種子其實早就生根萌芽、形成最佳實踐的方法論。FinOps的出現,讓大廠們的優化經驗得到了更體系化的表達。

    以字節跳動為例,他們內部已有相關實踐,例如云賬單分析,多云架構下對不同廠商定價策略的審視,推薦、廣告、搜索的在離線任務混合部署等。目前,字節跳動在云成本優化上的最佳實踐,將通過火山引擎對外提供服務。

    阿里集團也搭建了自己的混合云資源管理平臺(HCRM),推進自身成本數字化從無到有的建設,重新疏通集團內部的云資源計費和結算鏈路。

    騰訊則走得更快一些。孟凡杰向雷峰網透露,在騰訊內部,云業務成本中心承擔著FinOps團隊的職責,需要背上資源優化的考核指標,從平臺側、業務側著手,甚至可以向上匯報,通過GM的層級去推動。

    團隊也制定了云原生成熟度評估模型,考評集群的利用率等指標,結合彈性、混部等云原生技術對業務進行改造,成熟度的“分數”會層層細化下發,具體到每一個運行在Kubernetes集群上的作業。

    對外,騰訊云推出了云原生成本管理產品“成本大師”,從成本洞察、成本優化、成本運營三個層面來協助企業降本。

    2021年11月底,騰訊云宣布加入FinOps基金會,成為國內首家FinOps基金會的頂級成員。這一動作,也讓FinOps走進更多企業的視野。

    騰訊開源聯盟主席單致豪告訴雷峰網,FinOps基金會在2020年8月成立后,他們就一直保持關注,直到開源思路和目的明確、了解清楚Linux基金會在FinOps上的發展方向后,他們與FinOps基金會執行董事 J.R. Storment 和技術咨詢委員會(TAC)主席 Mike Fuller 等一起經過好幾次深度的線上討論會,同步騰訊云的加入目的、發展戰略,最終達成合作。

    此后,騰訊云將參與到圍繞云財務管理最佳實踐的標準制定。單致豪將結合公司整體的開源戰略推進FinOps,孟凡杰則作為騰訊云FinOps產品負責人,從技術層面參與到基金會日常的工作中去。

    騰訊也推出了基于云原生技術的成本優化開源項目 Crane,將自身內部云資源優化流程方法和工具做系統性輸出?!癈rane致力于推薦資源和智能彈性配置,業務人員無需再為業務需要多少資源,自動擴縮容應該如何配置等問題而煩惱,Crane會基于業務的時序變動數據給出最優解?!泵戏步芙榻B。

    除此以外,雷峰網也了解到,某手機廠商已經開始了與FinOps相關的實踐;作業幫、小紅書等企業也與騰訊云開啟了圍繞FinOps的合作。

    寫在最后

    在調研的過程中,受訪者們不約而同地達成了一個共識:技術也好,工具也罷,FinOps更應該是一種管理基因,被注入到企業當中去。

    在張鑫眼中,跨團隊的目標對齊、設置類似敏捷教練的FinOps教練角色、設置統一的資源監控看板,都是技術之外無比重要的步驟。

    孟凡杰則指出,企業要適應這種新的節奏,組織架構上就應當有所調整,FinOps團隊得到來自高層的授權和支持,才能真正推動成本優化目標的執行。

    DevOps和敏捷文化的盛行,曾經狠狠打破不少企業內部的部門墻,如今“新生”的FinOps概念,能夠成功復制DevOps的輝煌,打破企業轉型的下一道桎梏嗎?


    雷峰網原創文章,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。詳情見轉載須知。

    分享:
    相關文章
    最新文章
   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
    姓名
    電話
    郵箱
    微信號
    作品鏈接
    個人簡介
   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,請驗證郵箱
   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,完成可獲20積分喲!
    請驗證您的郵箱
    立即驗證
    完善賬號信息
   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,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
   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