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ub id="zp9ne"></sub>

    <nav id="zp9ne"></nav>
    <object id="zp9ne"><video id="zp9ne"></video></object>
    <sub id="zp9ne"></sub>

    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,為了您的雷峰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,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
    此為臨時鏈接,僅用于文章預覽,將在時失效
    AI+ 正文
    發私信給高秀松
    發送

    0

    AI 公司難逃「豪車定律」?

    本文作者:高秀松 2022-05-26 16:08
    導語:他們都在努力著,避免倒在天明前的黑暗之中。

    在大眾旗下的超豪華車品牌里面,保時捷絕對是最特殊的一個。

    當勞斯萊斯、賓利、蘭博基尼等一眾品牌因虧損不得不「賣身」給大眾時,保時捷卻反其道而行之:曾計劃收購大眾。

    雖然該計劃并未成功,保時捷汽車也成為大眾旗下的品牌,但卻并非是因為虧損,而是一次精心的資本運作:即便保時捷汽車貼上了大眾的標簽,但保時捷汽車曾經的所有者,保時捷控股卻持有大眾50.76%的股權。所以從某種程度看,反而是保時捷的成功。

    而在一眾虧損的超豪華車品牌中,保時捷卻能以331億歐元(2021年數據,下同)的營收及53億元的銷售利潤傲視群雄,成為大眾最為吸金的奶牛。

    2021年底,關于保時捷上市的消息甚囂塵上,與之相對應的是,網傳大眾正打算出售蘭博基尼。

    同樣是豪華品牌,一個賺錢準備上市,估值900億歐元;一個持續虧損,多次被賣易主;令人唏噓之余,卻也讓人遐思,保時捷為何能打破魔咒,在一眾虧損的品牌脫穎而出?

    如果將之遷移到AI行業,便會有一個觸摸靈魂的問題:在一眾虧損的AI公司里面,有沒有可能出現類似保時捷的AI公司?

    如果有,這樣的AI公司將以何種形式出現?如果沒有,等待AI公司們的,會是怎樣的命運?

    技術、成本、利潤:AI的不可能三角?

    成本高企,是讓所有AI公司頭疼的問題。

    以已經上市的商湯科技為例,2021年,其研發投入30.6億元,占其營收(47億元)的比重約為65.1%,這還不包括其它的開支,如運營、管理等;對應地,其凈利潤為-14.2億元,同比擴大61.5%。(數據來源:商湯科技2021年報)

    頭部企業尚且如此,其余AI公司的經營數據可想而知,虧損成了AI公司揮之不去的噩夢。

    “大家都在虧,只是虧多虧少的問題?!蹦矨I公司員工告訴掘金志,其所在公司正籌備上市,由于財務數據不好看,原定于上半年IPO的計劃也一再推遲。

    “加上疫情、經濟形勢等錯綜復雜的因素,現在上市或許不是最佳選擇,IPO計劃仍在穩步推進,但管理層更為小心?!?/p>

    疫情、冬奧會等賽事確實創造了一些機會,比如智能防疫、智慧園區等項目,但在巨額虧損面前顯得杯水車薪。

    “疫情期間,集測溫、健康碼、身份驗證于一體的面板機火了,然而要扭虧為盈,得賣多少面板機呢?”

    面板機火之后,市場上很多集成商,一夜之間全冒出來了,推出了各種各樣的牌子。這些“雜牌”具備價格優勢,在集成商的渠道加持下,成功打入企業、小區等市場。而搭載AI公司算法的面板機,反而在價格上無法與之競爭,市場上出現了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,因為“市場需求沒那么大,多數企業只要能滿足日常就行,不會為了更強大的功能,多出錢?!?/p>

    換句話說,追求技術的AI公司,反而被技術掣肘,被自己困住了:

    公司研發成本高,加上銷售、運營、管理等費用,導致成本巨高不下。在此情況下,AI產品本身定價相對較高,而市場本身不存在對AI消費的剛性,也很難為高成本的AI買單。為了保持技術優勢,AI公司又不得不加大研發投入......從而陷入「越虧越投、越投越虧」的循環。

    “高不成低不就?!蹦匙C券研究員表示,高成本的AI產品必然難以形成低價的AI普惠,而如果降價出售,利潤率又是一個非常頭疼的問題,相當于虧本買賣,AI產品處于一個相對尷尬的位置。

    他認為,公司要賺錢,需要考慮兩個因素:利潤空間和銷量。

    當利潤空間足夠大,銷量的影響便會弱化,企業以技術、質量取勝,對跑量反而不那么關注,也能盈利。但類似產品一般適用于壟斷性產品,并且消費存在一定剛性,例如荷蘭阿斯麥的光刻機。

    而利潤空間不大時,企業也可以量取勝,通過規?;a拉低邊際成本,類似產品通常具備標準化能力,能夠快速、大規模地復制,尤其適合一些技術不高的工業產品。

    但對于AI來說,市場需求本身無剛性可言,因為AI是錦上添花,而非不可或缺,因而銷量本身是AI公司無法完全把控的,不單受產品本身,還受到各種市場因素影響,是個未知變量。

    所以AI公司能做的,方法之一是提高利潤空間,削減成本,把AI產品的價格降下來,進而帶動銷量增長,形成正向循環。

    保時捷「出圈」的秘密:成本、成本、成本!

    保時捷的成功,一要歸功于對市場的把握,較早推出了SUV車型,時至今日,卡宴和Macan都是其最為賣座的車型;二要歸功于其對成本的控制,加上其強大的品牌效應,帶來的品牌溢價,使其利潤空間非常之大。根據一些機構的測算,每賣一輛保時捷,平均利潤大概為12.4萬元,而作為參考,每一輛豐田,平均能掙1.78萬元。

    在2022年3月的新聞發布會上, 保時捷全球執行董事會副主席兼成員、負責財務與信息技術的麥思格表示:“健康的成本結構是保時捷取得優異業績的基礎之一?!?/p>

    但這家最賺錢的豪華車品牌,也曾一度瀕臨破產。

    1991年,保時捷虧損高達1.33億美元,銷量日益下滑,而在此時,魏德金重返保時捷,進入董事會,并于次年擔任董事長,帶領保時捷走上了逆襲之路。

    魏德金上任之后,將精力放在兩方面:控制成本、提高效率。

    成本方面,保時捷把除發動機以外的部件,多數外包給供應商,縮減了自建廠房、零部件產線等固定成本,保時捷自己生產零部件的比例維持在10%-15%左右,并且派人指導供應商提高效率,以縮減零部件采購成本。

    效率方面,魏德金派人前往日本學習精益生產模式,改造生產流程,以實現規模收益。

    魏德金接手保時捷后的第四年,便實現扭虧為盈,后來又推出了卡宴、macan等SUV,在世紀之初汽車行業不景氣的大環境下,保時捷一騎絕塵,甚至想要把大眾收入囊中。

    雖然收購大眾的計劃破產,魏德金也因涉嫌操縱股價被捕,大眾完成了對保時捷的「反向收購」,將其納入麾下。但這并未影響到保時捷本身的發展,背靠大眾,保時捷反而利用其生產平臺,在研發成本、提高效率及利潤方面獲得了極大的優勢。

    比如,卡宴、Q7、途銳,都出自于大眾MLB Evo平臺,這種共享平臺的模式縮短了研發周期,降低制造成本。從外表上看,這幾款車非常神似,甚至不少零部件都是通用的。

    AI 公司難逃「豪車定律」?

    在保時捷的車型里,不少零部件實際上印著奧迪的logo,模塊化生產的方式,讓其能夠實現流水作業,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。保時捷的一些發動機,實際上也是與奧迪共同研發,雙方可以在同一平臺下進行針對性的技術調校,從而降低研發投入。

    這或是保時捷成功的秘訣:通過控制成本,提高效率,進而提高單車利潤,使其具備強大的盈利能力。而與大眾的珠聯璧合,保時捷進一步拓展成本優勢,鞏固市場,其品牌效應及產生的利潤,又反哺至生產的各環節,進而支撐其技術、產品研發,形成完整閉環。

    保時捷的成功來源于多方面,但產品本身的競爭力,尤其是成本控制之后形成的價格優勢,是其能夠在眾多虧損品牌之中「出圈」的根本原因。

    AI與豪車:同樣的宿命?

    如今,除了少數幾個品牌,如保時捷、法拉利能賺錢以外,無一例外都是虧損的,多數超豪華車品牌成為車企“秀肌肉”、展現技術實力的途徑。

    AI與豪車,雖然性質不同,分屬行業不同,但基本現狀很接近:成本高、價格高、缺少需求剛性等三大特點,是其實現盈利的三大阻礙。

    通過保時捷的例子,AI公司或許能借鑒些許經驗:削減成本。

    削減成本有多種方式,比如保時捷將核心零部件以外的產品外包、改造產線等,削減的是廠房建設、開設產線等固定成本;而與大眾旗下其它品牌共用平臺,削減的是研發成本。

    對于AI公司而言,高昂的研發投入,是其成本高企的重頭。

    不少企業都通過建設自家的AI生產力平臺,來縮減研發周期,以降低研發投入,但構建、維護平臺本身就是一筆不菲投入,明星公司或許能cover,但對于許多創業公司而言,這筆費用不一定吃得消。

    尤其是在資本逐漸「退位」的趨勢下,AI融資更加聚焦頭部企業等優質項目,許多AI公司賬面已經面臨「余額不足」的窘境,紛紛削減宣傳、行政等開支,節衣縮食過寒冬。

    因而,通過構建平臺、或者拓展別的技術,如小樣本學習等來縮減研發投入,對多數AI公司而言“可以嘗試”,并且“淺嘗輒止”,但根本上無法改變高研發的現狀。

    AI公司或許可以走第二條路:像保時捷與大眾那樣,選擇一家企業彼此「互相成就」。

    實際上,AI公司被收購的案例,在國外并不少見,比如微軟收購Nuance,臉書收購GrokStyle,英偉達收購Mellanox Technologies;但在國內,類似的收購非常少,即便有,也以國內互聯網公司收購國外AI初創公司為主。

    這種現象背后有兩方面因素。

    一是AI公司不愿意被賣,這與很多國外AI公司不一樣。一位AI公司創始人告訴掘金志,國外許多初創公司被收購,就已經認為是一種成功;但在國內,被收購是一件丟臉的事,管理層的目的是將公司帶上市,來證明自己。

    二是大廠不愿意買。沒有充足的資金實力,很難養一個AI公司規模的團隊,而且AI人才成本極高,能在薪資上無壓力cover AI人才的公司,多以互聯網為主,傳統企業顯然吃不消。但互聯網企業本身會成立AI團隊,花錢從AI公司挖人,而非整個團隊。

    買方沒有買的必要,賣方也沒有賣的意愿,這是國內幾乎很少有AI公司被并購的主要原因。

    在并購希望不大的情況下,AI公司其實可以與大公司合作,尤其是在研發層面,以共同合作、成果共享的方式來縮減研發成本,但這又涉及到利益分配及信任問題。對于AI公司而言,技術就是生命,很少有人愿意這樣做。

    因此,很難有像保時捷一樣的AI公司出現,擺在AI公司面前的路,似乎只有上市這個「唯一」的選擇。

    但上市也并不能讓AI公司扭虧為盈,雖然融資更為方便,但盈利問題始終沒有得到解決,資本市場也很難看好。

    其中不乏已成功上市的AI企業,其股價在短暫推高之后便開始回落,當前股價較最高位已接近腰斬,這與大環境不無關系,但最核心的問題仍然是虧損,商業化落地前景不明朗,不及人們的預期。

    “最難過的是苦苦掙扎的中小企業,融資市場已經出現「二八定律」,頭部企業拿走了大頭,剩下的中小企業拿到錢并不容易,上市基本無望?!?/p>

    時間繼續往前走,AI公司們也將面臨來自市場的自發出清,當部分AI公司燒完融到的錢之后,在無法獲得新一輪融資「輸血」的情況下,未來不乏有AI公司破產甚至被收購的可能,與那些被收購的豪車們,殊途同歸。

    結語

    從最早強調技術,到現在以產品為中心,AI公司們在尋找商業化落地的路徑上尋尋覓覓,卻始終未能找到財富密碼。這或許并不是AI公司的問題,而是技術本身,還不能形成普惠。

    這正如汽車一開始是奢侈品,而今變成了必需品,整個過程花了上百年時間,背后是汽車相關技術的普惠。

    AI也終將迎來大放異彩的日子,但在通往光明的路上,已經上岸(市)的AI公司們面臨業績壓力,沒有上岸的公司在苦苦堅持。

    他們都在努力著,避免倒在天明前的黑暗之中。雷峰網雷峰網(公眾號:雷峰網)

    雷峰網原創文章,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。詳情見轉載須知。

    分享:
    相關文章
    最新文章
   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
    姓名
    電話
    郵箱
    微信號
    作品鏈接
    個人簡介
   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,請驗證郵箱
   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,完成可獲20積分喲!
    請驗證您的郵箱
    立即驗證
    完善賬號信息
   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,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
   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